APEC高端配套设施静待贵宾 餐饮酒吧街提前迎客

距离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还有几天时间,包括英式、美式、意式等接待多国APEC贵宾的主题餐饮酒吧街已经提早开门迎客了。昨日,北京晨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解到,位于顶秀美泉小镇的茜茜公主主题酒店、异国风情酒吧街、欧陆特色商业街等已经全部准备到位,静待贵宾光临。

怀柔版“三里屯”静待贵宾

经过了一个多月装修,顶秀美泉小镇异国风情酒吧街、欧陆特色商业街已装饰一新。漫步于酒吧和商街,抬眼处喷泉、钟楼、雕塑、风车……极具欧洲情调。相对于安保严密的会议场馆,这里午后的街巷显得异常宁静。

在这条距离会场1.7公里的百米酒吧街中,聚集了意式西餐厅、英式茶餐厅、德式啤酒屋、美式快餐、西班牙餐厅、东南亚餐厅、戏剧酒吧、书吧、咖啡厅等多国风味,既有意式风情的浪漫、美式风情的热辣、地中海风情的甜蜜,也洋溢着英式的绅士格调和西班牙的热情奔放。无论是参会高官、工作人员还是普通市民,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夜生活。“未来我们想把这里打造成一条面向国内外游客和怀柔本地市民的夜生活酒吧街,就好像怀柔版三里屯的感觉。”顶秀美泉小镇负责人介绍。

在“流连时光”酒吧内,服务人员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目前,店中已经可以提供比萨、三明治等简餐,同时还有各种口味的咖啡供应。此外,随着主题酒吧街的开业,罗马尼亚特产店、印象新西兰进口特产专营店、裕泰东方、云南普洱店等商家也将陆续进驻。记者注意到,与传统茶叶店不同,在裕泰东方这里,从桌椅摆放到装饰布置都特别像一座有着中国传统韵味的“茶叶吧”。

茜茜公主主题酒店半月前订光

在酒吧街和商业街相邻的街角处,矗立着以茜茜公主为主题的顶秀美泉假日酒店。装修风格属于欧洲中世纪古典、雅致、舒适、浪漫的贵族风尚。由于靠近雁栖湖会议场馆,现在这里已经几乎成为了媒体记者的“据点”。昨日,北京晨报记者在酒店了解到,早在半个多月之前全部190余间客房都已经订满了,其中绝大部分客人是来参与报道此次APEC会议的中外媒体记者。

所谓精品主题酒店可不是表面功夫,就连内饰装修都是欧式浪漫风。在酒店客房内,记者看到,房间都配置了经典欧式家具、灯具等,既有欧式帘幔,也有经典卫浴、保险箱等客房设施。

在酒店的地下一层,还有一间特色古堡餐厅,并配有专业酒窖和雪茄吧,可储存、售卖世界各国名酒并提供代客存酒服务。连普通的多功能厅都是融合欧式教堂风格。在酒店的茜茜餐厅,水晶吊灯、拱形门廊、欧式桌椅一应俱全。记者了解到,客人在这里不仅可以享用纯正的西式餐点,也可以点选传统的中式膳食。

细节取胜 品味欧洲质感生活

“如果行程允许,我想你会愿意在这里多停留一天,感受这里独有的闲适欧韵生活。或于露天咖啡厅,与三五好友围坐一桌,点上几杯香醇咖啡和可口甜点,共享午后悠闲时光;或流连于街边独特新颖的欧品店,把玩造型奇特的手绘艺术牛,与艺术家同游天马行空的创意世界;或在风车广场休憩小坐,看着堂诘诃德的雕像,回味文艺复兴的辉煌……”整个顶秀美泉小镇街区都是以欧陆风情为基调,而负责人告诉记者,令外宾有种真正宾至如归的感觉还需要靠细节取胜。

据顶秀美泉假日酒店总经理李小明介绍,每间酒吧餐厅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意式的老船长餐厅,所有色彩都非常简单艳丽,白帆大船、海螺等元素营造一种老船屋的海洋味道,而在东南亚餐厅,则随处可见竹席、藤椅、吊扇等这些南洋风格的道具。

晨报记者 徐晶晶

怀柔画家为APEC画长城

晨报讯 (记者 徐晶晶)土生土长的怀柔籍画家田凤银数十年专注长城主题的油画创作。随着APEC在家门口召开,如今她的画作将有望作为怀柔东道主APEC礼品赠送给与会的各国贵宾和领导人。

昨日,记者在怀柔媒体接待中心旁的一间小小的展示厅内见到了田凤银,她正在为即将送出的礼品版画做最后的整理。她告诉记者,她从小在北京怀柔山区长大,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曾经旅居法国。多年来,她用手中的画笔精心描绘着大气磅礴的长城,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风景,主题却从未改变过。

她说,即将在家门口举办的 APEC ,这是怀柔再一次向世界展示美丽中国的最好时机。为此,去年田凤银产生想要为APEC赠送画作的想法,并于同年10月开始操作,历时一年全部精力共创作了30幅长城主题的不同角度的画作。这30幅画虽然都是以长城取景,但表现手法都不相同,她向世人全方位展示了全国多处长城不同季节的不同时光,包括陕西的土长城、北京的金山岭、司马台、八达岭、箭扣和慕田峪长城。

此次,田凤银从自己的作品中选择了《长城系列》限量版画100幅,她也想借APEC之机,把能代表中国、展现怀柔的长城四季主题画作献给此次参会的各国贵宾。

来源:北京晨报


惠新西街站明天继续迎来送往

2014年11月6日晚高峰,北京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站,一名33岁的女子,被地铁门与安全门夹住,抢救无效,死亡。据现场目击者描述,“人夹在安全门和地铁门之间,车辆开走导致悲剧发生。”


赵本山不要卖拐又“卖乖”

赵本山应该清楚,民间才是他的最好舞台,艺术才是他的立足之本;艺人也需要骨气,不能西风来了向西,西风倒了向东;如果把表演延伸到社会生活中去,还要在社会生活中“卖拐”,在政治舞台上“卖乖”,那么他不但可能睡不着,还有可能睡不醒。


记者的伤感源于梦想变得黯淡

如果把记者比喻成负轭的骏马,那么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中,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悲情惯性,而应该选择奔放、奔跑。行动和奔跑就是方向,用脚步与信念拥抱哪怕再卑微的理想,胜过一切惶恐与怨艾。


“村支书就是政府”并非幻觉

村支书说的“我就是政府”,显然并不只是权力的幻觉,而是有很强的现实根基。在一个村子里,无论组织、人事、财务、民政甚至是利益分配,村干部基本都可谓大权在握。所谓的“最低领导人”,也变成了一个又一个肆无忌惮的“土皇帝”。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