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进驻吕梁查买官卖官 曝有人千万买县长

本报记者 李旭东 吕梁报道 随着山西反腐工作的进一步深入,更多山西官场“不正常”的政治生态,已经引起纪检监察部门的高度关注。陈川平、聂春玉被调查次日,山西省吕梁市市委即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某与会者告诉记者,吕梁市委书记高卫东在会上表示:这一次中纪委到吕梁,就是查买官卖官。

2009年,山西省吕梁市进行“公推县长人选”的干部选拔工作。事后,该项工作被指为存在一系列涉嫌贿选的行为。9月5日晚,吕梁市委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你们采访的2009年推选县长一事,事件发生时的市主要领导现在正接受中纪委调查,我们现在不便作出回应,以上级调查结果为准。

“公推县长”涉嫌“贿选”行为

2009年秋天,山西省吕梁市组织进行“13市县区公推县长人选”工作,进行干部选拔。推选工作在吕梁13个市县区开展,最终选拔出了区县领导干部若干。但是,此后,当地民间舆论即指出“13市县区公推县长人选”的过程中,存在贿选行为。

2009年底,曾有网贴爆料称,吕梁市离石区原副书记薄宇新指薄在此轮“选举”中花费达“两千万元”。 该贴并未就其他14位最后竞选人和其他7位竞选成功者的具体情况,但称其他人的花费也都在千万级别。

记者就此问题向山西省委组织部求证,希望了解对网贴所指有关问题的调查情况,但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山西省委组织部未做出正式回应。

不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吕梁市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表示,该次推选层次很多,程序很严,但在严格的程序内,仍存在涉嫌贿选的有关行为。

他告诉记者,推选在吕梁13个市县区开展,各县符合资格的参加推选的人先在乡科级干部中投票。在此过程中,存在参选人请客吃饭、送水杯的现象。经此过程筛选出的人,再在吕梁个部门领导中投票推选,在这一轮中,有人向投票人送1万元的银行卡,结果送礼者胜出。胜出者参加“由外地专家组织的面试”。

“但是面试下来,有一个人成绩突然从排名较为靠后蹿升到第一。”上述官员向记者回忆。在此之后,按照此次“公推工作”的程序,此后要进行的吕梁四大班子成员考察环节。他表示,在这一环节中,一般的行情是每人送10万。在经过了这一环节后,还剩下16人。按照公推程序,由13为市委常委投票从这16人中确定8位县长。

这位官员向本报记者表示,据他所知,在这一环节,“送礼”的水平已经达到约100万元人民币。

该官员讲到的一个插曲是,有的最后竞选者认为常委都已经在“四大班子”环节送过了,不想再出那么多,但有常委向他们明确表示,一把归一把,但也有的四大班子成员和市委常委没有收,或参选者不敢送。

他认为曾任职于吕梁、目前已经接受组织审查的聂春玉可能没有在这个事件中收钱,“我几次试探过他,看样子聂确实没有收。”这位官员说。

此外,记者找到了一名有投票权的前市局级干部,他隐讳地表达他收到过贿金,他强调是因为不想得罪人。另一名有投票权的四大班子成员表示:自己确实没收。“但我不排除别人有收的情况。也可能是我名声在外,人家没敢给我送。”

“黑金”来源牵涉多家企业

9月3日、4日,记者分别向吕梁市委组织部现任副部长、前任常务副部长(当时的回应人)以及山西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进行了采访,前两人没有针对上述贿选情节做出否定陈述。

“公推”中所涉嫌的“礼金”多来源于各类企业。网贴中实名提及的薄宇新,据本报记者调查,其资助人是其在北京住所的一个邻居。薄宇新上任离石区区长后,该邻居曾承揽了“东川新城建设”中的多项工程,并将这些工程转包他人。

薄宇新上任后,以维稳名义花费巨量财政支出删贴,并将一名社会上的“删贴高手”以从柳林县调来的名义安置进宣传部门成为正式干部。

但因为该事件参与过和知情的人数太多,有同等或更高资历的干部怨望情绪严重,影响数年不能平息。据记者了解,吕梁市早已暗中查到发贴人是谁,到2012年,吕梁市安排该人成为市局一级负责人。另外的落选者也逐一得到超常安置,如一名已不符合任职资格的当年参选人,后来也安排了一个职位。

作为网贴所指的唯一具名主角,如今已经转任岚县县委书记的薄宇新参与“公推”的有关问题,以及网贴特别讲了薄宇新的许多细节,本报记者通过正式渠道向薄本人求证,并表明已经采访到一些可以部分证实网贴内容的信息。薄通过岚县县委宣传部长委婉表示不便回应,没有做出驳斥。

据记者了解,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贾廷亮被带走,可能牵涉吕梁市2009年“公推县长人选”贿选一事。

2009年吕梁市的这次推选工作,显现出一个鲜明的特点,即经济实力强的市县“推出”的人选较多,经济实力相对较差的石楼县、方山县均没有人选被“推出”,离石区则推出三人,贾廷亮被指是众多出资人中的一位。

贾廷亮所在街道办的一位基层干部告诉记者,贾廷亮一惯为人低调,和邢利斌相反,贾不愿结交高官。今年邢利斌的联盛债务恶化后,贾廷亮有50亿担保成为他的心头隐患。贾廷亮告诉这位干部,这是某省领导强行让他担保的,而他和这名领导素无交往。

但该干部认为,贾廷亮注重营造身边的基层的良好人际环境。

记者在吕梁市采访到上十多位的机关普通干部都表示,贿赂公行在吕梁已经是一种文化。即使在工团文宣这样的清苦和务虚部门,“上一个小科长也得给同一办公室的同事每人给三百五百元,大家都好意思要,已经认为是应当的。”他们坦承,都给领导送过礼。

丁雪峰的悲剧

马年春节前夕,本报曾最早披露了山西省吕梁市市长丁雪峰被有关部门调查。记者掌握的有关情况表明,丁雪峰接受调查,即可能涉及买官问题,其买官行为,亦有周滨参与。

丁雪峰2001年1月任吕梁行署任副专员,到2012年1月任代市长,是吕梁市当时资历最老的现任干部。吕梁组织部门某熟悉组织工作的人士说,丁雪峰至少错过了两次升职机会。

据他们介绍,丁雪峰在任吕梁虽时间较长,但其实并未真正融入吕梁的政商圈子。以至于想到自己也必须送礼时,本地都没有企业家主动资助他。经人介绍,丁雪峰方才找到两个山西孝义的商人进行资助,而其中一位商人由于不愿资助,只出了50万元。而大多数吕梁重要领导,都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金主,不需要临时动意去“找钱”。

本报记者查证到,市委政府部分现任或前任主要领导,在离石、中阳、临县等地都拥有各种雄厚的资产,有关系人代持股份,也有出售套现,在吕梁,甚至有组织部长挪用党费开办煤矿的事例。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