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物价局回应市民连续参加听证会:报名人数少

原标题:青岛物价局回应“市民连续参加听证会”

@@青岛物价公布的媒体记者随机抽取听证会参加人现场。网络截图

@@青岛物价公布的现场见证者回应。

新京报讯 (记者林斐然 实习生王丹)近日,山东省青岛市物价部门就地铁票价将举行听证会被指造假,参会市民名单显示,一个名叫王秀丽的女性在今年年内已经3次被抽中参加听证会。青岛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参加人均为公开抽取,不代表具体阶层,但确实有报名人数过少的情况。

王秀丽半年3次“露脸”听证会

16日,有青岛媒体发布消息称,自由职业者王秀丽在青岛市物价局半年内举行的2次听证会“露脸”,而在即将举行的第3次地铁票价听证会中,王秀丽再次出现在名单之中,文中称“这能用概率来解释吗”?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青岛市物价局官网确依据相关要求,分别在今年6月份、11月份公示过听证会,前两次主要涉及水价和天然气价格调整。即将在11月25日举行的轨道交通票制票价听证会上,“王秀丽”又一次出现在“消费者参加人”一栏中。

官方称报名人数少抽中概率高

昨日凌晨0时许,青岛市物价局通过官微回应称,有媒体称我市制定轨道交通票制票价听证参加人产生过程造假,物价局方面重申,本次听证会参加人完全依据有关规定通过公开征集、由媒体记者随机抽取产生,过程完全公开透明,愿意接受任何部门和公众监督。

青岛市物价局在官微上发布了名叫“孙启孟”网友朋友圈截图,其表示身为“听证会亲历者”证明全过程没有造假。他在截图中称,物价听证会抽签过程其全程参与见证,没有一点造假,之所以3次出现王秀丽,主要是由于她每次听证会都积极报名参加,由于报名人数和抽取人数比例差太小,抽中几率太高。

昨日,新京报记者多方获悉,网友“孙启孟”系青岛早报的记者,他表示青岛市物价局官微发布的朋友圈截图属实。

昨日下午,青岛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物价局方面称,在该单位今年组织召开的三次听证会中,符合报名条件的消费者参加人报名人数分别为18人、28人、20人,客观上,被抽取作为听证会参加人的概率确实比较高。

他举例称,地铁听证会是20个人中随机抽取12个,但在报名过程中,需要报名者提供身份证和身份信息等,其中还有参加者需要年满18岁,应提供身份证复印件等要求,而实际工作中有出现致电报名者拒绝提供此类信息的情况。

“选择王秀丽因观点鲜明客观”

针对市民提出的疑问,青岛市物价局回应称,今年以来,在我局组织召开的听证会消费者参加人公开征集中,市民王秀丽先后三次报名并被选中,其每一次均通过网上报名方式自主报名参加。据了解,王秀丽是一名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市民,且在参加听证会前注意搜集整理身边人的意见建议,在水价、气价听证会上的发言观点鲜明、比较客观。

而针对网友反映的问题,王秀丽本人也通过自己名为“猫猫他妈”的微信进行了回应,对自己先后三次被选取为听证代表的经历进行了证实。

青岛市物价局称,目前公布的听证方案只是提交听证会论证的方案,并不是最终决策。物价局会在认真梳理、汇总、分析研究各方意见建议后,修改完善定调价方案,及时上报市政府决策。

追访

“王秀丽”到底是谁?

面对诸多疑问,网友“猫猫他妈”公开回应此事称,参加听证会是因为其走访过水库水质监测站,觉得比较了解,所以才第一次勇敢地报了名,没想到就给抽中了,接下来的报名也就顺理成章,“今后我还会继续报名参与各种关系到民生的活动。”

一名参加过青岛市物价局听证会的知情人士称,自己曾与王秀丽有过交流,她表示自己是个全职太太,在家里带孩子,平时较热衷于看报纸和广播,喜欢参加公众活动。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网友“猫猫他妈”此前还接受过当地媒体的采访。她在采访中称,自己现已年过四旬,从小在青岛四方区长大,曾做过商场售货员,1998年开始退回家庭做主妇,由于丈夫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她独自承担着生活的琐碎和日常的寂寞。

“我曾经因为没有社会地位所以很自卑。但是不肯承认,于是又经历了从自卑到过分自尊的过程。”报道称,她最终通过自省逐渐找到了自信,在闲暇时间里喜欢摄影和读书,懂得节俭,经常参与网络讨论,并为了自己的孩子特意考取了护士从业资格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